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福建论坛|福建新闻|八闽之子|福建最大的网络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896|回复: 97

[福坛讨论] (原创)枫亭人的建县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5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枫亭,曾经是闽中沿海莆仙与泉港交界处的商贸重镇,湄湾南北岸分界,闽南与兴化的汾水地,方言与泉港界山镇北部南庄、柯寨相近,处于闽南话和莆仙话的交融地带。因陆地多山,扼闽中官道要位,自古是官道驿站之所。自晋唐始,枫亭是闽中包含泉州兴化一带是南迁的中原移民必经之处,南迁移民的主要落脚点之一。
枫亭曾经商贸发达、文化灿烂,外来移民集中,其中有陈洪进蔡襄正面历史名人,也曾孕育出祸国殃民、权弄朝野的如蔡京蔡卞家族枫亭作为仙游县唯一出口,人地杰人灵,商贸意识强烈,科举成果名闻四方。1985年前,枫亭是湄洲湾南北岸的商贸中心之一。
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底,倭寇攻陷兴化府城,恣肆屠戮、劫掠,府城焚毁殆尽,官吏、士绅及百姓死伤无数,环列数万余家,盖荡然一平野矣。莆田籍御史林润向朝廷《请恤兴化府事宜疏》,申乞析惠安县北十五里、莆南二十五里、仙游二里,设立枫亭县。此提议一出,在兴化、泉州二府九县传的沸沸扬扬。后来,由于三县官员与乡绅极力反对,皇帝收回成命。枫亭县胎死腹中,从未获得朝廷批复,更未曾筹建过,仅仅是枫亭人存在心中的一个美丽故事。
     网络时代的到来,故事能编成真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无知者的传播,以讹传讹、三人成虎,伪造的历史可能会让不学无术之徒获得所谓的精神满足。了解历史知识,依靠网络搜索工具当然最为简便,书籍开始不再是了解历史的唯一工具。可编辑的词条和不负责任的网站不经核查便上线。所谓“枫亭县”的历史便在网上出炉,继而湄洲湾市、枫亭设区说…..
     查百度词条:枫亭县
枫亭县,明朝嘉靖四十三年(公元1564年)拟设的县,未实际成立。枫亭县城(枫城、枫亭镇),自古是闽中沿海兴化府莆田县、仙游县与泉州府惠安县交界处的商贸重镇,是联系湄洲湾港南岸(惠安县)与北岸(莆田县)的中枢和纽带,是湄洲港中心,是福建省四大名镇(枫亭镇、涵江镇、石狮镇、石玛镇)之一。枫亭县的辖区包括枫城区(含枫亭、灵川、东海、界山、园庄5镇)、泉港区、秀屿区等。
     以上描述虽可笑牵强,但尚可一笑置之,拟设的县从未筹建过的地名多得很,所谓的枫亭县不值一驳。但满足部分无知者的精神感触未必不行。但是所谓的枫城区,一个从不曾存在的行政区域名称,也透露处一小部分枫亭人内心的向往和期待……
      枫亭县升级版,搜狗百科:枫亭县,立县于明朝嘉靖四十三年(公元1564年)左右,后废。.(此处省略N个字,描述与百度词条几乎吻合)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底,倭寇攻陷兴化府城,恣肆屠戮、劫掠,府城焚毁殆尽,……(此处省略N个字,描述与百度词条完全契合)以枫亭古镇为中心,设立枫亭县。此提议一出,在兴化、泉州二府九县传的沸沸扬扬。后来,由于三县官员与乡绅极力反对,皇帝收回成命。此描述前后矛盾,令人不禁莞尔,此中的滋味只有词条编辑者和枫亭建县的梦想者了解,此描述甚至有别名:枫城、枫亭市。下辖地区分别是枫城区、泉港区秀屿区。不得不佩服伪造者的良苦用心。
此造假者继续篡改历史,炮制出明代中叶的兴化府辖枫亭县、莆田县、仙游县、惠安县等子虚乌有的历史甚至兴化府城将迁至枫亭县城,即枫城街道。然而由于惠安、仙游方面的重重阻扰,枫亭县未真正建置,仅数月便告撤销。””曾经枫亭街道上的官府县衙与城隍庙也被拆毁,枫亭县城一分为三,分成枫亭、界山、东海三个片区,分属仙游、惠安、莆田三县。 今莆田市荔城区东海镇东沙、东海等村过去一直隶属于兴化府仙游县连江里(即原枫亭镇),通行的语言则是枫亭话,就在原枫亭镇连江里南部的界山片区划入惠安县不久,莆田知县与乡绅以枫亭区域内海滨村朱氏与东沙村蔡氏素来不和为由,通过兴化知府,正式将原属枫亭镇连江里的东海、东沙等村划入莆田县灵川镇,后来东海自然村建制扩大为东海镇。从此枫亭镇由莆田、仙游、惠安三县共管的局面结束了,原枫亭连江里一分为三,分属二府三县。
先有枫亭,后有仙游一直存在部分枫亭人的地域骄傲中,挥之不散的情感导致病态的追求,凭空杜撰的历史从先前“和稀泥”直接升级到自我催眠的精神真实。描述错误百出,前后不一,营造的动机就是枫亭不但建过县,还曾经与“兴化府的都城”擦肩而过,更因为“惠安、仙游方面的重重阻扰,枫亭县未真正建置,仅数月便告撤销”。一份本不应该出炉的所谓”莆田籍御史林润《请恤兴化府事宜疏》,觊觎临县土地,欲夺未成的失败经验变成他人重重阻扰的委屈。这种是非颠倒的价值观,更炮制出所谓明朝“李恺买七村”的伪史,令部分建县梦的枫亭人引为四处呐喊的哭据。
真实的文化考证需要足够的郡志、县志等官方资料佐证,虚拟的故事不值一驳,却会误导自古文化灿烂的枫亭后裔, 徒增笑话。更有阅过枫亭吧所谓“一个闽南人对枫亭的真知灼见”,一个网络假闽南人的满嘴跑火车竟然变成所谓的真知灼见,可见枫亭人掉得满地的玻璃珠是何等的脆弱。
上世纪90年代由于据说是省府莆籍某人促涵江败枫亭的政策,作为湄洲湾周边商贸一哥的枫亭经济开始萧条,涵江商贸迅速取代枫亭占据莆仙商品批发的核心地位。枫亭由于欠缺财政支持,城建停顿,文化教育衰退明显,镇区脏乱不堪,几个专业市场沦为养鸡场。曾经拥有辉煌历史的枫亭竟然不知不觉沦落称摩托车盗车贼的中转地,几个专业市场挤满被查或的被盗车,周边尽是声色场所,很长一段时间枫亭是泉港和莆田市井人趋之若鹜的娱乐圣地,传说中的小东莞。情趣用品店遍布街头巷尾,夜晚的枫亭笼罩粉红色的暧昧,那个曾经是科举兴盛文化盛行的枫亭,商贸衰退后的行业转变,OPEN之深度,令人记忆深刻。加之湄洲湾南北岸泉港和秀屿的强势崛起,枫亭正处于洗去铅华终落去。境遇的失落造就自我催眠的动机,急于摆脱落后的枫亭人炮制出“置枫亭县,后废”的伪史,落下笑柄。枫亭跟随莆田千年,终被抛弃,枫亭商贸中心被掠夺,湄洲湾技术学院被强行迁移,这些足以惊醒死心塌地融入莆仙的枫亭人。
繁华落尽今辞去,洗尽铅华是素姿。你可以做着白日梦,但请别恶心到邻居。历史的脚步不会等待枫亭,现实中的枫亭,更应该面对现实,走出梦境,靠近泉州,融入闽南文化的主体,融入泉港大开发,接受泉州的城市辐射,在新一轮湄洲湾竞争中找到合适的位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5 22: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武统才是硬道理 发表于 2017-3-5 21:55
仆人从未曾放弃觊觎南岸的梦想,莆田人的大湄洲湾梦,枫亭人的枫亭县梦。

犬狗狗改不了吃屎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5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参考:1百度枫亭县词条  2搜狗枫亭县词条  3贴吧《枫亭县》  4贴吧《一个闽南人的真知灼见》  5李恺买七村  

屡批不停的伪史为何能误导莆仙弱智者,因为以讹传讹三人成虎

欢迎批评指教,前提是保持微笑,有理有据,拿出有效的正史,拿出郡志县志,这方是自诩以文化著称的枫亭县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5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惠安张岳家族极力反对

点评

仆人从未曾放弃觊觎南岸的梦想,莆田人的大湄洲湾梦,枫亭人的枫亭县梦。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3-5 21:5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5 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底,倭寇攻陷兴化府城,恣肆屠戮、劫掠,府城焚毁殆尽,官吏、士绅及百姓死伤无数,“环列数万余家,盖荡然一平野矣。”(载《愿治堂疏稿》)。嘉靖时期,沿海县城或卫所城沦陷的难计其数,然而府城的沦陷,这是第一次,因此全国震动。莆田籍御史林润向嘉靖皇帝上《请恤兴化府事宜疏》,其中有“请求割邻境界属以宽民力”一项。主张割福州府属福清县、泉州府属惠安县归属兴化府,藉此调剂补充兴化屠戮殆尽的人口空虚和解决征收税赋的困难。兴化府随即申乞析惠安县北十五里(今泉港区)、莆南二十五里(今莆田市秀屿区)、仙游二里(原枫亭镇),以枫亭古镇为中心,设立枫亭县。惠安县士绅沸沸扬扬,引起了一场围绕“割地置县”的争议。
明都御史张岳的侄儿、贡生张宇遍访全县各地,尤其是深入惠北民众中,广泛征求意见,然后上《呈寝议割地建县文》,在论述割惠安县隶属兴化府之“六害”后,条分缕析地陈述了割膏腴的惠北以立枫亭县之“八不可”。
一、时诎举赢。惠安本民生艰困,亟需省冗官、去闲务,与民休养生息,设立新县,就要设官分职,修筑城池,如此致民众不堪其负。
二、图里不均。一旦割惠北十五里地,惠安仅剩二十里,而将要设立的枫亭县则有四十里。惠安仅占枫亭县的一半。依惯例,只有割大县以补小县。如今割惠北地,造成枫亭、惠安两县版图不均。
三、肥瘠不均。惠安县东南滨海可耕之地甚少且地质瘠薄,民多赖渔盐为生,而惠北靠山,皆属惠邑膏沃之地。此地一割,惠安只剩贫瘠之地,导致枫亭、惠安两地肥瘠不均。
四、岁费不支。惠安官田、民田的赋税年收入约18000石。其中上缴国库的官米6000石,供本县财政费用的民米12000石。惠北地一旦割去,惠东南仅收民米6000石,难以应付官吏禄米、县学师生的粮米、上级院司按临及迎来送往的费用。
五、民盐分争。惠北膏腴之地一割,惠东南应上交的6000石民米,原由盐地和田地分摊,实际上每年能收上的仅4000石,费用不足部分再由盐户和民户均分,必然造成民、盐之间矛盾。
六、典礼不称。惠安人文,自古西北部出财赋,东南出人才。全县的进士、举人、生员多属惠东南,惠北割后,此等人减免赋税及宾客迎送等所需概由惠东南民众承担,民难堪其负,而这些费用又不可减免。
七、兵不实城。惠安城小,居民不足千人,倘贼众攻城,只有依靠全县民兵。全县民兵计600人,割惠北后,惠东南仅能供300人,公私杂役均靠这300人,城守自然不坚实,不利于抗击乱贼和倭寇的侵袭。
八、弃地失险。峰尾城为惠安门户,辋川为惠安斥堠,检行险阻,伺候盗贼,如今一割,这些要冲放弃,一旦有军事动静也就难以互相照应,如敌自海道登陆,则惠安县城关隘屏障均失,如此弃地失险做法万不可为。
张宇在文末指出,士大夫们不要心存本乡、本郡,而应奉行法制,遵守本职,做到轻徭薄赋,以民为本,本固则邦宁,因此,兴化府应致力于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使民生得以复苏。由于张宇的奏书入情入理,论据充分,有关部门反复论证之后,便打消了割惠安隶属兴化府、割惠北地以设枫亭县的主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5 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呈寝议割地建县文
明 张宇
呈为乞遵祖制,存封疆以绥罢民,以靖地方事。某自十一月伏见府檄下县,称林御史奏乞惠安改属兴化府。兴化府申乞枫亭立县,析莆南二十五里、仙游二里、惠安北十五里,共成新县。某等访之人情,酌之时势,二者皆所不便。谨列上呈,用备采择。自昔建郡立邑,皆因山川形便,与其人情所宜。惠,褊邑也,系宋太平兴国析晋江东乡之十六里疆域为一小县。历元及今,七百年余矣,一隶于泉州。而兴化辖属莆阳仙游二邑,不闻病其为小,欲拓而大之也。今以倭患之故,便用藉口,欲务棼更。以某等之愚度之,二者均不可割。割之于惠有害,而兴化未见其益也。先自割县而言之。民受事于泉州,地近而便,去兴化近者一倍,远者再倍。倭毁之后,民情惮于奔走。害一也。泉州为惠治属,惠之人童而游焉,长而习焉,故上下之体势,乐于相安。骤移而之兴化,愚民至府,势孤力微,吏胥狡猾,挟官府之临之,为刀为机;而惠安之赤子,半为鱼肉。害二也。改属兴化,而钱粮狱囚行移,系籍于泉州者,势非二三十年难与俱改,是必两属而后可。尔莆为新郡,泉为旧邦,送往迎来,一邑而供二府,害三也。莆阳以城陷自解,权时科派必多,取办于惠,因循日久,遂成定制,害四也。惠安驿银不足,仰给于泉之各属者,岁四之一。巡司弓兵亦如之。今一改革,在泉必曰非我属也,靳之而弗予矣。不知兴化能处给如泉乎?吾知其不能也。害五也。岁苦倭暴,棘而请救于泉,则曰非我辖地也。惠孤城,力难独完;贼狡,窥见此隙,且愈生心。害六也。是谓割县之害。而割图以立县,尤有八不可焉。今民之困甚矣,省冗官、去闲务、抚养生息,与民相安,尤惧民之不聊生也。今一创县,设官分职,民重增此一县之费,固非期所以息民矣。然其费犹在后,尚未论也。较其近,则城池之筑、衙宇廨舍之立,谓将以给之官,则官之帑藏既竭矣。将欲责办于民,吾巩非今之民所能堪也。时诎举赢,不可一也。割三县合成一县,莆割里二十五、仙游割里二、惠割里十五,如是枫亭,为四十里之县,亦庶几矣。惠安仅二十里,则视枫亭仅得其半。况复倭后,邑里萧条,丁粮消耗,迩而奉例省并,则彼二十里者,止可十里。古人裒多以益寡,今欲损寡以就多。图里不均。不可二也。惠地西北倚山,东南滨海,斥卤不生五谷,民业渔盐,末作以就口食。今若割十五里以去,则近枫亭而便于割者,皆其西北之腴。而此之仅存者,特其弃余之海地尔,肥瘠不均。不可三也。惠米额,官民通万八千,官米不差者六千,实差民米仅万二千有奇。今割有半,则存者可得六千而已。一县之中,岁有官吏之禄、有师生之粮、有院司之按临,此其势之必不可免者也。且又当南面之孔道,宾客过从,上下迎送,供亿造繁,率取办于六千粮之中。岁费不支,不可四也。盐米旧亦无差,六千之中,半系盐籍。欲仍其旧不差,则民米不满四千,无有能自为役之理。欲告盐而均之,则在盐者,复以祖制致办。民盐分争。不可五也。惠财赋出自西北,人物出自东南,今以地属枫亭,出财之地去矣。士夫、举监、生员通计,进士十三人,举人九人,生员四百有奇。今较割去之都,进士生员仅十之一,举人无一有焉,悉在见存图里之中。岁当优免之数,及凡宾兴迎送,与夫士夫问遗之礼,又不知其几也。独以此数里者当之,使将如旧以行,则力苦于不给,惫愈甚也,欲与时而俱革,是居中国而去人伦,无君子也,将何以为理乎?典礼不称。不可六也。邑小,城无千家之聚,贼至乘城,城内丁壮籍不满千,所恃惟民兵尔,里割兵与之俱割矣。全惠之兵计六百,割半以去,则此三百兵者将何为乎?且守仓库者,兵也;卫官廨者,兵也;县官跟随与凡勾摄追呼,亦兵也。公私杂役,皆此半留之兵任之。兵不实城。亦不可七也。峰尾北通吉了,一帆之便,惠倚以为门户;辋川去县不十里,平时峰火相属,堠望时至,譬之人其咽喉也。故本道方图筑城一,弃而之他,兵旅动静,不相关白,贼由海道疾也,奄忽登岸,荡无关隘之障,而惠且愈单外。弃地失险,不可八也。是谓割里之不可。然此害与不可,特自惠而言尔,使真有益于兴化而害惠安,割犹可也。某等之愚复谓于兴化无益,则今之建议者,何苦虚取祖制而纷更之也。盖林御史之议,岂不谓莆残毁,将割惠安以自广乎。不知惠地硗确,民贫不任一县之赋,其属于泉,特以职事相统摄尔,非能有实益于泉也。泉州治开于晋江,旧时一府之费,晋江以大县独供焉。不足则均之于南安、同安等县。而惠独以其瘠而贫也,诸百征输,不与他诸县齿。以隶于泉,概之曰七县,则亦徒具一县之名籍而止尔。在泉无益于泉,则改而之兴化,岂能有益于兴化哉?至兴化府之议,谓于枫亭立县,以遏南贼,以广声援。不知贼风汛浮海而至,则东沙、鹅头、青山诸处,迫近兴化,皆贼登岸之所。若由南陆行,则彼以数万之众,长驱直驰,径由枫亭城下而去,恐非枫亭所能御也。且兴化一城尔,有县、有府、有卫,又有监司之长临之其上,上下相协,以保一郡。纵使不能杀贼,而于以自守有余矣。不此急图,曰必设县而后可。夫县新设,则凡兵粮器械所资,以为备者,蔑乎不足恃也,棘则复请于兴化尔,为兴化者不反以多县为累乎。夫在惠安者既如彼,而其在兴化者复无益又如此。故愚等愚直,谓今封疆已定,分守素明,二议皆可,且无以为过。不自度愿乞行下兴化,士大夫毋私其乡,有司毋私其郡,大小臣工务期奉法遵职,轻徭薄赋,以保境息民为务。惠不必割而民自苏,县不必立而守自固。不然,则自宋元之季,疆敌外侵,大资内溃,其间变故亦屡矣。视今何啻十倍。而其时之官吏及乡士夫间,亦岂无通古今练国体之人,曾不闻有出一喙,建一议。若今割县割都之纷然者,岂真昔愚而今智耶,其故可知矣。某等参人情、酌事势,区区之见若然。又以其关一邑之大计也,故不敢避狂瞽之嫌,具陈如左。伏惟省览,俯赐施行,地方幸甚,疲民幸甚。

点评

所以,从不曾诞生的枫亭县,何来的夭折之说连所谓的胎死腹中都说不上,却让枫亭人做了七百余年的梦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3-5 21:5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5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衲不吃素 发表于 2017-3-5 21:47
呈寝议割地建县文
明 张宇
呈为乞遵祖制,存封疆以绥罢民,以靖地方事。某自十一月伏见府檄下县,称林御 ...

所以,从不曾诞生的枫亭县,何来的夭折之说连所谓的胎死腹中都说不上,却让枫亭人做了七百余年的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5 21: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两相思两不知 发表于 2017-3-5 21:21
惠安张岳家族极力反对

仆人从未曾放弃觊觎南岸的梦想,莆田人的大湄洲湾梦,枫亭人的枫亭县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5 22: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枫亭地理位置非常优越,枫亭也是人才辈出的好地方,目前综合实力在仙游排第二!除了县城两个镇,和世界古典工艺家具之都核心镇榜头半斤八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5 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馨香之爱 发表于 2017-3-5 22:14
犬狗狗改不了吃屎

骚人的痴心妄想之可笑

点评

9楼骂的就是做梦的那些狗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3-5 23: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5 23: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衲不吃素 发表于 2017-3-5 22:40
骚人的痴心妄想之可笑

9楼骂的就是做梦的那些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9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割地建县有历史传说,当然并未建县成功,不过,你洋洋洒洒一大篇,结果是为了来挑拨枫亭和莆田关系的,枫亭被莆田抛弃了吗?并没有,枫亭是湄洲湾的一部分,之所以没有融入湄洲湾,是仙游人的短视行为。

点评

网路上存在所谓的枫亭县记载,误导了许多枫亭人,这个帖子的初衷也就是告诉枫亭人正视历史,勿挑起周边邻居不必要的误会 枫亭的商业地位是否受到涵江不地道竞争?这也非我这个帖子的中心,这些不必由我来挑拨,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3-19 16:16
仙游短视?仙游把枫亭划到过去就是天理?真逗!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3-19 15:4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9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战绩 发表于 2017-3-19 14:40
割地建县有历史传说,当然并未建县成功,不过,你洋洋洒洒一大篇,结果是为了来挑拨枫亭和莆田关系的,枫亭 ...

仙游短视?仙游把枫亭划到过去就是天理?真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9 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战绩 发表于 2017-3-19 14:40
割地建县有历史传说,当然并未建县成功,不过,你洋洋洒洒一大篇,结果是为了来挑拨枫亭和莆田关系的,枫亭 ...

网路上存在所谓的枫亭县记载,误导了许多枫亭人,这个帖子的初衷也就是告诉枫亭人正视历史,勿挑起周边邻居不必要的误会

枫亭的商业地位是否受到涵江不地道竞争?这也非我这个帖子的中心,这些不必由我来挑拨,枫亭吧对莆田的评论比比皆是,你找不到,我可以帮你找找

无论是莆田的大湄洲湾梦幻或枫亭人的建县梦,都只是梦,永远的白日梦

仙游对枫亭的建设是有大力的支持,奈何枫亭的区位就在于此

你在质疑我挑拨枫亭人与莆田的关系,我文章确实有理有据,你的评论难道不是更赤裸裸挑拨仙游与枫亭吗?你可以拿出你的依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9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一个泉州人天天挑拨莆仙是什么意思,你们泉港人不承认莆田就算了,挑波莆仙干嘛?

点评

没有凭空炮制的“枫亭县”也没有这个帖子,莆仙矛盾自古存在,还需要我这个泉港人来挑拨 泉港与莆田毫无关系,什么是不承认莆田,你貌似本末倒置吧?到时莆田人不承认曾经属于泉州才是 顺便警告别有用心的莆人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3-19 21:5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福建之窗 ( 闽ICP备05014757号  

GMT+8, 2017-3-26 15:2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