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福建论坛|福建新闻|八闽之子|福建最大的网络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233|回复: 123

[福坛讨论] 赵燕菁:福建大棋局——厦门空间战略的区域视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4 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标题:赵燕菁 | 福建大棋局——厦门空间战略的区域视角

  引

  “不谋天下者,不足以谋一域”

  不理解福建的战略利益,厦门的空间策略就无从谈起。过去十年,福建省在全国经济版图中的位次不断下滑[ii],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缺乏战略层次的思考。愿景不等于战略,目标不代表行动。海峡西岸经济区的概念,顶多是一种愿景。只有可操作的战略,愿景才能转化为行动。

  战略是最稀缺的资源。改革三十年,福建在国家战略中无足轻重。无论东部崛起,还是西部开发,福建不是配角,或者干脆缺席。2008年后,海峡两岸的战略互动开启,福建地位骤然提升。但机会仅仅意味潜力而非现实。现实是,福建对台湾的影响,不仅比不上北京、上海,甚至比不上东莞、昆山。海西的战略“抓手”在何处?

  战略需要想象,但想象代替不了战略。战略必须可触摸、可操作。唯有具体,才能摆脱空谈。

  一、合作还是竞争?

  空间战略的核心是组织要素。

  阻碍福建省资源(土地、资本、劳动力、水、环境)配置效率的是制度,而不是基础设施。制定战略,就不能回避制度设计。有什么样的理论,就有什么样的战略;有什么样的战略,就有什么样的行动。长期以来,福建省的城镇体系被分为福州和厦漳泉两大战略集团(图1)。这样的划分的,并非依据对福建空间本质的理解,充其量,是对空间表象的一种描述。但这一描述,却长期误导政策的实践。

  图1 传统解释:双中心的福建城镇体系

  资料来源: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海峡西岸经济区发展规划》

  理论是战略的先导。

  思考空间问题,前提必须是竞争[iii]。传统区域规划强调的是区域间如何整合,如何合作。但现实中,凡成功地区域合作,必定是建立在区域竞争基础上的讨价还价。不仅城市如此,省一级如此,国家之间也同样如此。

  财政核算体制决定了任何区域合作,都必须基于区域内利益主体的竞争。脱离竞争的“整合”,必是一厢情愿。竞争并不一定意味着消极。如果说计划经济的失败,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缺少竞争,那么,中国改革的成功,则离不开激烈的区域竞争。因为唯有竞争,才能发现价格;而唯有正确的价格,才能优化各种经济要素。

  放眼国家经济版图,哪里竞争激烈,哪里发展就快。分属不同省市的长三角是如此,同属广东省的珠三角也是如此。最近,北京-天津经济圈、成渝经济圈的崛起,也同样是如此。竞争,基于利益的分歧。其最优结果,却可能是利益的整合。

  行政整合的本质,是财政的整合。西方国家很少诉诸行政合并,乃是因为发达的市场制度提供了多样化的替代手段。即便如此,欧洲债务危机也表明,缺少财政的整合,即使货币完全统一,经济也无法真正一体化[iv]。

  基于合作的区域战略转向基于竞争的区域战略,关键是要形成一系列初始条件近似,大体上在一个起跑线上的经济实体。福建山海,落差巨大,无论资源禀赋还是基础设施,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从一开始,山海之间就无法展开有效竞争。

  福建的区域战略必须从“合纵”改变为“连横”。

  九大地区应从山到海重新划分为经济规模相当的三大城市集团:1)福州+宁德/南平;2)泉州+莆田/三明;3)厦门+漳州/龙岩。然后,将三个集团都升格为副省级,分别形成厦门-泉州-福州为中心的三个超级城市,各自整合九龙江(厦门+漳州龙岩)、晋江(泉州+莆田三明)和闽江(福州+宁德南平)三大流域,构成“全要素”的“山-海”格局。

  这样,就形成了资源禀赋互补,都有出海口,行政地位相当,平行竞争的空间格局。外部交易的要素,变为内部配置的资源[v]。交易成本大幅度降低。劳动力、土地和资本在空间上重组(山区做减法,沿海做加法),使得要素使用效率大大提高。所有各方(山或海),在交易中都可以最大程度获益。各种要素,都可以获得最大的价值[vi]。

  图2 依托流域,“山-海”整合

  省政府只需抓住福、泉、厦[vii],而将腹地交给三个中心城市[viii]。福州、厦门、泉州三大城市集群的内部基础设施,自然会从各自的沿海向腹地延伸。整个海峡西岸形成以海岸线为骨干,三大城市为基点,各自向内陆树枝状延伸的基础设施分布(图3)。三个城市集群内部,功能互补;三个城市群之间,则允许产业重叠(如石化、港口)。在此基础上,鼓励三大城市集群在所有层次上展开竞争。

  图3 福建城镇群结构

  海峡西岸的概念可大可小,关键是匹配的政策。不同的行政边界,各行政主体的经济行为不同,要素配置的效率和方式也不同。“山—海”平行,山区各市就必须仰仗省一级财政统筹和转移支付;“山—海”一体,三大龙头城市就会自动配置资源,开发各自的山区腹地。山海之间的内部交易,会自然缩小两者间的发展差距[ix]。

  二、厦门的同城化策略[x]

  同城化的本质,乃是区域的一组联盟。

  任何联盟,首先必须明确各方在其中的利益。空间整合之所以成少败多,就是因为认识不到(或者不肯承认)参与各方的利益。同城化不是做慈善,也不是扶贫,更不是救灾,而是利益交换。缺少利益交换的结盟,不可能持久;只满足一方利益的结盟,不可能存在。

  厦门在同城化中的利益是什么?第一是空间,第二是资源。

  先看空间。所谓空间短缺,乃是相对于经济结构而非经济规模。无疑,经济规模越大,需要的空间越大。但厦门的空间短缺,并不是简单的面积不足。

  下面这组数字很说明问题。厦门1565平方公里,2008年GDP1560.02亿元。而同期,浦东新区532.75平方公里,GDP3150.99亿元;深圳1953平方公里,GDP7806.54亿元;同647平方公里的新加坡(2010年2200亿美元),1100平方公里的香港(2010年1.7万亿港元)比,厦门空间面积对应的经济潜力差距更大。

  差距原因?腹地。

  所谓腹地,乃是区域内顶级城市垂直分工覆盖的范围。顶级城市为周边提供服务,周边对顶级城市创造需求。腹地的经济规模和水平,决定了顶级区域发展的规模和水平[xi]。

  放眼区域,那个城市可以成为厦门的腹地?显然不会是泉州。无论经济规模,还是人口规模,泉州都高于厦门。在厦泉漳同城化中,泉州不仅不是厦门的腹地,相反,乃是厦门的主要对手。

  对泉州而言,厦泉漳天生就是一个不利的战场。厦门由于地理位置占得先机。这就是为什么三市中,泉州必定是同城化意愿最低的一方。厦泉经济关系的主要方面,属于水平分工。厦泉漳同城化越成功,泉州就越处于从属地位。泉州是闽商的主要发源地,留住乃至吸引企业总部,乃是泉州经济的本能。作为拥有过福建最辉煌历史的泉州,很难容纳厦门展现出的雄心。

  漳州则正相反。加入厦门,利益最大。厦门的港口、机场、教育、医疗等,可以大幅提升漳州的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水平。只要用厦门概念,对于外来的资金和劳动力的吸引力就会成倍增加。漳州的招银、角美,实际上已经纳入厦门经济圈。漳州新市区也在向厦门大幅靠拢。加入厦门,对于漳州人而言,几乎没有任何历史和心理包袱。三市同城,漳州获利最大——而且越紧密,获利就越大。

  漳州负载着厦门的雄心。在未来的区域竞争中,得漳州者得“天下”。只有成功整合漳州,厦门才具有和泉州竞争区域龙头的资格,才有可能在更远的将来,将泉州吸入厦门。反之,厦门就只能在区域分工中平行于泉州,时局有变,就有重被泉州经济圈吸收的危险。

  再来看资源。

  区域整合的利益,来自于资源的互补。厦门拥有的是资本和项目,缺少的是土地和劳动力。显然,厦门和漳州的资源要素可以互补,而同泉州则会竞争。从战略角度,厦门最短缺的不在地,而在水。

  纵观厦门发展的全部历史,水,一直是高悬在厦门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厦门水源,绝大部分来自漳州。“龙江精神”凸显出的,乃是厦门对漳州水资源致命的依赖[xii]。土地之所以短缺,很大程度上乃人为所致(农转用指标);而水资源短缺,才是厦门的阿喀琉斯之踵。在这一资源上,漳州和厦门恰存互补。

  厦门整合漳州(乃至龙岩)的核心动力,就是水。在水的分配上,稳定的机制远未形成[xiii]。厦门必须抓住同城化之机,彻底整合全流域的水资源,不论代价多少。同城化,水资源是一个回避不了的问题。不会永远有低成本的优质水源。不仅是水量的问题,更是水质的问题[xiv]。但在这方面,属于晋江流域的泉州,完全可以作壁上观,抽身事外。

  “龙头”不是封的。对于厦门而言,首要的目标就是要深度整合漳州——最优的策略是合并。非如此,不能形成足够的腹地;非如此,不足以充分利用漳州的土地,特别是水资源;非如此,漳州的区域地位无法实现质的提升;非如此,厦漳就不足以吸引泉州加入厦门经济圈。

  厦门的策略应当是:首先彻底整合漳州——最好是通过行政合并;再北上龙岩,实现九龙江流域一体化;然后,借力高铁,前出潮汕平原。

  图4 厦门整合:先漳州,后龙岩

  同泉州的合作,则要由近及远,由低渐高——先南安、安溪;然后徐图晋江、石狮;如果届时泉州成功整合莆田、三明,厦门就要准备和泉州水平分工。如果泉州依然孤立,就择机实现大厦门与泉州的融合。

  任何一体化,必基于竞争。城市联盟如同企业联合,或整合,或兼并,背后无不隐藏竞争杀机。厦门决不能想当然以为自己已经是区域龙头。先谋后动,落棋无悔。谁率先完成对腹地的整合,谁就可以赢得先机。越早认识这一点,战略上就越主动[xv]。

  厦漳泉同城化,不是孤立的短期行为。必须放到区域竞争的大格局下,才能看得更清楚,更长远。短短几年,上海整合了浦东,天津整合了滨海,重庆整合了江北,西安整合了咸阳,成都整合了天府,合肥整合了巢湖……;再远,广州整合了番禺、花都,杭州整合了萧山……;而海峡对岸,五都整合已然先行一步……[xvi];厦门对腹地整合速度的快慢,不仅影响厦门自身,而且影响整个福建在国家版图中的地位。

  有人说,同城化不必行政整合,这就相当于说,皮肤联在一起,而骨骼、血管不必联系在一起。行政整合,如企业兼并,乃是区域一体化的最高形式。相比低水平的城市联盟,虽然困难更大,风险更高,但收益也更大。

  非常之时,需非常之策。不敢冒足够的风险,就会在区域竞争中越落越远。


点评

柿子挑软的捏,漳州还有反击的机会,控制水源。这是杀手锏!  发表于 2017-3-6 09:24
瘪三自诩诸葛孔明,然钱鼠仔尔~! 且两马甲同发此文,足见小岛之民皆以己为一线城市,戮力炒作,实为三线城市矣!  发表于 2017-3-5 03:0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5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厦门是个不思考自已如何发展壮大,厦门整天想着偷盗骗抢别人的政治经济及商业资源来发展自已,厦门所有的策略都是通过限制别人的发展来发展自已,所以全福建人民都有义务打击厦门势力,才能更好地来发展自已。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4 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翔安的更大价值,还在于金门[xxx]。

  福建的地位在对台。对台的抓手是金门。就国家战略价值而言,不只平潭,福建任何一个城市,都无法同金门相比。但奇怪的是,几乎所有区域发展战略中(包括所谓海西发展战略),都有意无意地回避金门。在热闹非凡海西规划中,近在咫尺的金门,就像厦门一个无足轻重的影子,处于福建空间战略的盲区。

  不久前,金门政府委托美国AECOM公司编制战略规划。带队到厦门调研的金门官员一定要见我。席间,我问,金门的定位?答:生态保育、两岸花园。如果此策成真,势将与我利益背道而驰。

  金门,是台湾“蓝色”最深的地区,是“统派”的根据地,是统一理念渗透岛内的桥头堡。金门人说,即使台湾真的想独立,金门也会加入大陆。这在“独”意渐浓的台湾,乃是一个罕见的异数。这恰是金门的战略价值所在。过去20年,台湾政治赋权,已逐渐转为自下而上。在这一情势下,金门在岛内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端赖其人口和经济占台湾比重。

  台湾人口2300万。大选决胜只在数十万票,甚至数万票之间。金门面积150平方公里,10万8千人左右,实际居住人口不到5万人。对台湾政治生态的影响微不足道。对比之下,面积更小的厦门(130平方公里),2010年本岛人口已达180万。

  大陆高速崛起,时间在我一边。故大陆的战略目标,应在维持台海不变。台湾如船,金门如锚。金门只有足够重,才能使台湾不至被不测之风暴卷走。故此,金门重,则福建重,则海西重。福建的战略利益,就是全力增进金门在台湾政治经济版图中的分额。

  金门只要有100万人(包括籍在金门,住在厦门的人口),就可占到台湾人口二十分之一。人口多,可以通过选票,影响岛内政治;金融强,可以通过货币,操控岛内经济。如果达到200万人(含厦门在金门投票者),就足以影响岛内政治平衡。规模,决定了金门在区域战略格局中的价值。

  在海西的战略棋局中,金门应当成为台湾的迪拜、香港。翔安的作用,就是作为金门的“影子替身”,引领甚至“逼迫”金门成为台湾的顶级城市[xxxi]。

  中央入金,势将引起对岸战略警觉。厦门入金,利之所在,民意趋之,岛内无从拒阻。入金,乃福建的无可替代之职责。福建一定要深度渗透金门——或明修栈道,或暗度陈仓。此乃国家战略使然。此一战略中,翔安作用无可替代。

  第一步,争取翔安、金门共用机场。金门机场多雾,适航条件差,限制福建透过金门入岛的通道。然后开放厦门(金门)机场飞台湾有航权的国际航线。以大陆的市场为代价,使金门(厦门)机场迅速取代岛内机场(如桃园)成为台湾通往全球的口岸[xxxii]。这样岛内飞机就会以桃源为枢纽,转为以金门为枢纽。对外枢纽既定,市场就会迫使岛内相关产业外移金门。

  第二步,仿效机场模式,创造条件,让两岸的贸易金融和其它产业向金门集聚(比如可以给金门比香港、上海、澳门更大的金融特权和市场优先,鼓励两岸贸易集中在金门-厦门交易)。同时,让金门的医疗、教育、治安,甚至城市风貌、建筑品味等等,各种公共产品远远超过台湾本岛;要吸引台湾精英在金门就业、发展;要使台湾的金钱在金门汇聚、增值;要让金门成为台湾的高技术创业的“天堂”;要让金门的文化成为台湾最新潮文化的策源地……最终,引导岛内的资本和人员向金门大量汇集。

  届时,金门的时尚,就可以引领台湾的时尚;金门的舆论,就可以左右台湾的舆论;金门的选票,就可以成为“关键的少数”。统一的声音,就会压倒分裂的声音。台独的阴谋,在弱化金门,必要时弃金门脱陆;我们的战略,必反其道行之——要强化金门,必要时假金门入岛[xxxiii]。

  台湾战略思考和行动能力向来低下。寄希望说服台北采取行动,无异于缘木求鱼。台湾政治制度,使得政治家只能追随民意,而无力领导民意。岛内操弄民主,为台独创造空间,同时也为我影响台湾政治创造了条件。

  金门决策层级低,民意影响大,为我提供介入金门之机。借助民意,引导民意,决定了推动金门战略,必由下而上,先民后官,以民意驱政府,以地方促中央。福建之金门战略,应以本土住民为基轴,造福金门住民,争取金门住民,扩大金门住民,提升金门住民。

  台湾如鱼,金门如饵。下好金门这粒棋子,不仅要眼高,还要手疾。海峡时局,瞬息万变。难以等待平潭形成战略级的影响力。一旦情势逆折,战略机遇顿失。翔安依托厦门,启动速度远超平潭。

  翔安之战略价值,不唯泉厦,更在金门。纵观全局,无子能代。只有在国家大棋局里,翔安,乃至福建,才具有无可替代的战略意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4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不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乐见厦漳融合,有现实基础。不要窥视泉州的就好,厦漳和泉州湾区不是一个系统的。
环泉州92.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22: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厦门和泉州竞争龙头连政府方面都很清楚,泉厦只有竞争没有融合的可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22: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赵之前是规划局长,厦门现在有点侧重往泉州方向发展,再过5年左右,漳州也不会尿厦门。到时GDP总量会永远超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22: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时候的文章?

点评

好像是2012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3-4 22:3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金门在未来

可能再次改变福建南北格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22: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福建就是三大中心,福宁南、泉莆三、厦漳龙才符合福建未来的发展方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22: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厦门立场说厦门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论文能正视现实,可以参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22: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厢情愿而已,漳州可以借力厦门发展,合并一定得以漳州为主,不论土地,人口,资源均优于厦门,经济不过几年将永远超越厦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22: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对而言,泉州跟福州则没有受到挑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4 22: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Seewill 发表于 2017-3-4 22:26
什么时候的文章?

好像是2012

点评

那个时候说泉州跟厦门有竞争关系,还说的通。现在泉州已经完全失败了,能不能整合内部的泉州湾都是问题,更不用说融合翔安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3-4 22:5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4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与我的观点不谋而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福建之窗 ( 闽ICP备05014757号  

GMT+8, 2017-3-26 15:2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